第十九章 古代剩女(1 / 1)

的围棋下得好,我是屡战屡败,屡败屡战,玩久了,我都没兴致再玩,棋子丢到一边,我跑进屋里去喝水,她要跟来,被我挡下了。

她是个多有慧根的姑娘啊,难道上天给了一个人美丽的容貌,聪慧的脑子和讨人喜欢的性格,就要剥夺她说话的权利吗?柳儿比比划划和我说着话的时候,她脸上总是很柔和还带着恬淡的笑,这就更加让我觉得上天未免太残忍,她是这么乐观这么好的一个姑娘。

颖考叔说柳儿十八岁,那实岁就是十七,算起来,她足足比我小了四岁,这样的话,我这个岁数在这个年代,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龄剩女。

但是我就怕颖考叔在我耳边絮絮叨叨,他就常跟我絮叨柳儿都十八了,他不能耽误她,要帮她找门好亲事。十八岁大吗?

唉,女人生在这个年代真悲哀,十来岁就要嫁人生子决定一辈子看到头了。所以颖考叔问我的时候,我说,我十七,这谎撒的。

还好姑娘我长着一张青春显小的娃娃脸,尚且能蒙混过去,有柳儿在前头给我挡着,他总得先解决了柳儿的事情再来操心我。

颖考叔事儿妈的本性日益暴露。

有天献宝似的来问我,你们还要天天这样你叫我“喂”,我叫你“那谁”的多久?我说,我叫李思羽,不叫“喂”,他叫什么我没兴趣知道。

颖考叔说,他叫寤生,你不知道吧?当年他母亲生他,是倒着生下来的,就给他起名字叫寤生。我听了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,当时我一定笑得很嚣张,那个讨人厌的家伙要是在场肯定想掐死我吧!

这名字真是土得可以,想起他那张自以为高贵的臭脸配着这两个字我就想笑,他得意什么呢!

作者题外话:春秋时候各国的文字还没统一,很可能连大篆都还没有,但是为了行文方便,就当我们的女主人公认识一点郑国的文字吧!反正前面都让她听得懂郑国的话了,好歹是咱们今天的中原地区,呵呵。